期市开盘能化品大跌:原油、燃油、沥青、PTA、甲醇多品种跌停

  3月9日,国内期市开盘几近全线飘绿,能化品大跌,原油、燃油、沥青PTA甲醇、乙二醇、棕榈油、PP、苯乙烯、塑料、豆油等跌停。

  周五,欧佩克+与俄罗斯谈崩,无法达成进一步减产150万桶/日的协议。周六,沙特马上发动“全面油价战争”:

  大幅调低其不同级别的主要原油定价,削减的幅度至少是20年来最大,意味着它要全面增产抢占市场,将尽量多的原油推向市场。

  这是沙特国有油企——沙特阿美,在欧佩克+大会后宣布的第一个营销决定。声明文件显示:

  4月卖往亚洲的原油定价下调4-6美元/桶;

  4月卖往美国的原油定价下调7美元/桶;

  这些都是史无前例的折扣。

  但最惊人的是,卖给西北欧炼油商的旗舰级阿拉伯轻质原油折扣扩大到8美元/桶,售价低至10.25美元/桶。相比之下,俄罗斯旗舰级乌拉尔原油(Urals)每桶折价约为2美元。

  显而易见,沙特是要直接攻击欧洲市场的俄罗斯油企。

  几小时后,知情人士透露,大幅降价之后就是大幅增产,沙特下个月的产量将远超过1000万桶/日,甚至可能达到1200万桶/日的纪录高位。本月产量为970万桶/日。

  能源咨询公司FGE中东董事总经理纳塞里(Iman Nasseri)表示:

  “沙特正在打响一场全面价格战!”

  油价将何去何从?

  沙特和俄罗斯之间的联盟本来是唯一可以阻止油市跌入深渊的力量,现在,联盟的崩溃有可能使该行业陷入自由落体式的下跌,这在现代历史上鲜有先例。

  现在有两件事已经很清楚:第一,大幅调低原油售价将是沙特应对欧佩克+分裂的第一反应;第二,欧佩克已死。

  沙特此举无异于宣战,在疫情爆发破坏需求之际打开产量阀门,无异于将油市送入深渊。上周五布伦特原油已经跌超9%,但一切可能刚刚开始。

  自1960年以来,欧佩克国家之间的合作崩溃都会引发惩罚性的下跌,而且低油价会持续数年。Rapidan Energy Advisers LLC的创始人Bob McNally说:“这是一次史诗般的失败。”

  沙特能源部长阿卜杜勒阿齐兹·本·萨勒曼亲王上周五在会议谈崩后说,俄罗斯可以在短时间内每天增加200万桶。其他国家,例如阿联酋和科威特,则可以每天增加数十万桶的石油。分析师称,其中俄罗斯国有油企Rosneft PJSC在数周内能每天增加30万桶的产量。

  按照初步估算,一旦投机者解除多头头寸,布油可能从当前的45美元自由落体到20美元区间,甚至10美元区间。有些交易员开始以史为鉴,寻找油价的潜在目标。

  现在这种情况在欧佩克60年的历史中有一些先例,但没有一个有好结局的:

  1985年,沙特在经历了数年的欧佩克减产之后,放弃减产并发起了价格战。在1985年11月至1986年5月之间,油价暴跌了近70%。

  1997年,委内瑞拉过度生产使沙特忍无可忍,沙特再次使市场崩溃。在接下来的一年半中,油价下跌了50%。到1998年12月,布油跌到史上最低的9.55美元/桶。 

  2014年,沙特未能说服包括俄罗斯在内的非欧佩克国家加入减产计划,之后发起了价格战。在接下来的六个月中,价格下降了65%。到2016年,布油曾跌到27.10美元/桶。

  但是,以上先例都并非发生在需求残酷收缩之时,更不是发生在致命病毒在全球扩散之时。上周五,研究人员雷德本(Redburn)指出,今年的需求可能萎缩150万桶/日,是自1982年以来的最大跌幅。

  对于欧佩克来说,最相似的一次先例就是1997年那一次。当时在雅加达的一次会议上,沙特决定提高产量,而当时亚洲经济危机正导致需求下降。油价跌至每桶不到10美元,引发了无情的行业震动。一些依赖石油经济的国家出现混乱,大量生产商破产。

  交易员也认为,当前疫情之下的油市情况跟1997年最像。咨询公司IHS Markit Ltd.的石油分析师、资深OPEC观察员罗杰·迪万(Roger Diwan)说:

   “我们很可能会在下个季度看到过去20年中的最低油价。” 

  这意味着油价可能跌破20美元/桶。 

  俄沙“打架”最可能的结果

  沙特这种震慑策略是为了用最快的速度给俄罗斯、美国和其他产油国带来最大的痛苦,以期将它们逼回谈判桌,然后迅速逆转策略,一旦各方达成协议就开始减产。

  这听起来固然可行,但2014/2015年那次尝试的结果对于沙特就是一个耻辱,不仅把页岩油逼得更加强大,俄罗斯也适应了低油价。

  这一次,最可能的结果是,俄罗斯能忍受低油价的时间将比沙特长得多。

  ING银行驻莫斯科首席经济学家德米特里·多尔金(Dmitry Dolgin)说: 

  “由于俄罗斯前几年采取了严厉措施,俄罗斯现在可以承受比五到六年前更低的油价。”

  近年来,国际制裁迫使俄罗斯削减外国借款,而严格的财政政策则将国内支出降至最低。结果是,俄罗斯现在拥有世界第四大国际储备,而债务水平最低。即使石油价格跌至每桶40美元附近,普京新政府今年仍有大量空间开始增加支出。相比之下,沙特平衡预算所需的油价大概是俄罗斯的两倍。

  沙特2020年的预算基于布油达到58美元/桶,但哪怕是58美元/桶也会带来6.4%的预算赤字。若新策略之下布油再跌去一半,将导致沙特出现社会不安和政府动荡。

  这也许就解释了沙特国内周末发生的另一件大事。

  据澎湃新闻,沙特政府以密谋政变为由,拘捕了3名王室高级成员,包括国王萨勒曼的弟弟艾哈迈德亲王、前王储纳耶夫及王室表亲纳瓦夫。今次行动被视为王储穆罕默德新一轮的打压,因为如果未来几周沙特国内出现动乱,这些人都是能出来争夺王位的。

  而美国页岩油行业可能会感受到最直接的痛苦,因为随着投资者对该行业的热情下降,不少页岩油公司已经陷入困境。这可能正中普京下怀,俄罗斯国有智囊机构莫斯科世界经济与国际关系研究所所长亚历山大·丹金说:

  “克里姆林宫已决定牺牲欧佩克+组织,以遏制美国页岩生产商,并惩罚美国扰乱北溪2号(Nord Stream 2)天然气管道的建设。当然,让沙特阿拉伯不安可能是冒险的事情,但这符合俄罗斯目前的战略利益格局。” 

  上周一位参加欧佩克会议的人士说,俄罗斯认为页岩油生产商应分担需求下降带来的痛苦,应该减产。 

  不过页岩油企可能不会立即停止生产。在他们无法再赚取足够的现金来支付日常开支之前,他们可能会继续产油。2016年,只有在油价跌至每桶30美元以下之后,其中一些人才开始闲置钻井。

责任编辑:陈修龙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hauruckspqr.com

Written by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